2019年-08月-19日 10:25:24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客户端 >

中央铁腕反腐,首个监察委副主任落马!

2018-05-04 00:37:32   来源:北平网 作者:张泽华   点击:

 

北平网讯:来自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岳三猛)4月28日的公开消息,安徽省蚌埠市纪委副书记、市监委副主任赵明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此人应是全国首个落马的地级市监委副主任。而就在2018年2月,他还坐在台上,通报了蚌埠党政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相关情况。

 

 

2016年9月,赵明伟担任蚌埠市纪委副书记,今年1月添新职,即蚌埠市监委副主任。看法新闻记者查看蚌埠市纪委监委官网发现,此人的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职务均排第三位。今年2月7日,2017年蚌埠市党政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新闻通气会召开,赵明伟出席并通报相关情况。在谈到今年工作时,他表示,2018年是纪委监委合署办公、全面履行职责的起步之年,将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建设忠诚干净担当的纪检监察干部队伍。

不成想,话音落了仅仅两个月,当初说此话的人就黯然倒下了。

 

笔者看到这则消息后,立即想到了西汉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个皇帝,汉武帝(公元前140—公元前87年),作为一代英主,他一方面建立了辉煌的功业,一方面也给当时的社会带来深重的灾难,使国家和百姓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正如司马光所评论的:“孝武穷奢极欲,繁刑重敛,内侈宫室,外事四夷,惑神怪,巡游无度,使百姓疲敝,起为盗贼。”认为他与秦始皇相差无几。

 

 

汉武帝时期官场的腐败表现在许多方面,贪官们把其触角伸向任何能够伸去的地方。

首先是侵吞土地。因为土地是古代社会最重要的生产资料,是财富的象征。以武帝为首的封建国家将土地视为私产,随意征用。为扩修上林苑,他不惜挖掘百姓的坟墓,拆毁人家的房舍。大小贵族官吏,利用手中的特权,以强取、贱买等手段,千方百计侵吞百姓的土地,强占国家的土地,也抢夺失势贵族官僚的土地。如丞相田蚡就有大量来历不明的肥沃土地。为了扩大宅地,他甚至打算侵占官府考工的地盘,连汉武帝也看不过去,痛斥他“何不遂取武库?”

贵族、官僚在侵吞无权无势百姓田宅的同时,还利用管理国有土地的机会,上下其手,内外勾结,代公为私,索贿受贿。如李蔡任丞相时,就借一次朝廷赐予百官墓田的机会,贪污土地出卖谋利,得钱四十万,事发后自杀。

其次,官场行贿受贿之风愈演愈烈。如太尉田蚡一时权倾朝野,贿赂络绎而至,他照收不误。韩安国因对匈奴战争的失误而免官后,以五百金贿赂田蚡,结果被重新起用,先任北地都尉,后任大司农,成为中二千石的高官。大行王恢因与匈奴对战马邑失利,汉武帝准备严惩。他于是以千金向田蚡行贿,希冀通过他向武帝说情,以免死罪。因为田蚡对音乐、狗马、田宅特别钟爱,行贿者于是投其所好,一时间献到他府上的“金玉狗马玩好不可胜数”。投桃报李,田蚡也卖力为行贿者谋取官位和其他好处,不少人经他之手得到高官,有的一夜之间升到二千石。后来汉武帝也发现此人胆大妄为最终因收受诸侯贿赂和致齐王自杀而遭诛。

 

最后是司法腐败越来越严重。汉武帝任用张汤、赵禹修改增删过的法律繁密苛酷,“文书盈于几阁,典者不能遍睹”,于是执法者可以随意引用解释法律条文,根据关系与行贿多少量刑判案,“所欲活则傅生议,所欲陷则予死比”,如此一来,必然是“罪同而论异”,罪重得释与罪轻冤死者不在少数。一批人数众多的酷吏走上执法岗位,他们“不循三尺法,专以人主意旨为狱”,视法律为儿戏,随心所欲地行事。汉武帝最信任的两位执法大臣张汤与杜周,是酷吏中的两个典型代表,他们治狱专以汉武帝眼目行事。张汤对待罪犯的原则是:武帝意欲重判的,交给苛酷之吏审理。武帝意欲轻释者,则交给轻平之吏审理。杜周对待罪犯的原则是:武帝意欲排拒者,则加以诬陷。武帝意欲释放者,则先关押起来,待机寻找为之开释的理由。如此执法办案,贪赃之事必然司空见惯,一些执法之吏也就迅速暴富。

其中典型的是杜周,此人初为廷史时,仅有一匹身有残疾的老马,后来长期担任廷尉、御史大夫,晚年“家赀累数巨万”,其中恐不少是赃款。

司法腐败的最大受害者是一般百姓,汉武帝后期乡村农民起事此起彼伏,显然与执法官吏的贪赃枉法和滥刑滥杀有关。军官们侵吞战争物资,克扣军饷,刻剥士卒。由于武帝连年对外用兵,军需物资数额庞大,战争造成了军官势力的膨胀,也为他们的贪污创造了条件。卫青、霍去病、李广利等人就是通过克扣军饷,侵吞军用物资和虚报军功请赏而富极人臣。如李广利率近十万大军和三万匹战马出征大宛,虽勉强获胜,但损失惨重,生还的士卒仅万余人,战马千余匹。其所以如此,主要原因是“将吏贪,多不爱士卒,侵牟之,以此物故众”。

由于无孔不入的贪污腐败严重腐蚀了官僚队伍,恶化了官民关系,毒化了社会风气,动摇汉武帝的统治基础。最终迫使汉武帝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加大反贪力度。为了改变官吏中武力功臣及其后裔较多的问题,武帝下令推行察举选官制度,令郡国守相、二千石以通晓儒家经典为标准,每年举孝、廉各一人于朝廷,经考试后任官。这些人出身相对贫寒,但文化素质较高,他们跻入仕途,改变了官吏队伍的成分,提高了官吏队伍的整体素质,对遏制腐败起了一定的作用。他们之中,出了公孙弘、董仲舒、倪宽等一批廉洁奉公的好官。与此同时,汉武帝设十三部刺史,加大监察力度,鼓励吏民越级上书,诣阙言事,从制度上保证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官员时刻处于监督之下,使腐败能够被较早发现和惩治。而一旦发现贪污、受贿、枉法的官吏,则予以重法惩治,即使皇亲国戚,高官显贵,一律严惩不贷。公孙弘以后的丞相李蔡、庄青翟、赵周、公孙贺、刘屈氂等,大多因贪贿之事而遭诛。

 

为了反贪,武帝不惜任用一批酷吏,以法外的酷烈手段对付贪残之吏,使之付出血的代价。在加大反贪力度的同时,武帝还有意识地表彰廉吏,公孙弘、赵禹、尹齐等一批公正执法,廉洁自律的官员得到好评,被树为百官的表率。通过以上措施,加上其他政策的配合,到武帝晚年,贪污腐败之风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已经激化的社会和阶级矛盾得到一定程度的缓和,动荡的局面又趋向稳定。

中国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们“有过风,历过雨,曾爱过,也恨过......”但不管怎么说,历史的车轮总是滚滚向前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社会不断呈现出新的发展样式和新的进步姿态。最令人醒目的莫过于“打虎拍蝇”的习式反腐行动。随着一大批“老虎”的相继落马,无疑是党中央从严治党坚强决心的最大彰显,是中国共产党反腐倡廉斗争的重大胜利,是中纪委用铁的纪律维护了中国共产党的尊严。

 

 新成立的蚌埠市监委副主任赵明伟的落马,更是体现了中央铁腕反腐的决心和信心。

 

中国为何强力反腐?习近平为何“打虎拍蝇”?原因很简单,腐败是人民之敌、政权之敌。人民最痛恨腐败,腐败最威胁政权稳定。

 

深受中国传统古籍影响的习近平,熟谙历史上的治国经验和治理智慧。“政之所兴,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兴天下同利,除天下同害,天下归之”等古语,无不阐释着“得民心者得天下”的历史经验。

“民无信不立”。当前,民众流失的信任主因在于政府等系统的腐败。反腐“上不封顶”“没有铁帽子王”,有一起查处一起,不留任何情面,就是怕得罪中国十三亿老百姓,失去他们的信任。调查显示,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反腐为中国共产党挽回了宝贵的人民信任。这也是他作为领导人的政治责任和历史担当。(素材来源法制晚报、人民网、海外网一并致谢!)

 

责任编辑:admin
  • 1
  • 2
  • 1
  • 2